欢迎访问 Q猪文学站-好书推荐平台

怎么看加拿大28直播|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番外:他们的年少(八)

发布时间:12-09 有人喜欢这篇文章
本文来源:http://www.bcugd.com.cn/a/www.prccopyright.org.cn/

pc蛋蛋外围庄家技巧www.bcugd.com.cn,    作者:光明日报编辑部  再过一天,就是2017年了。  第一,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强化党内监督,严明换届纪律。

那是大一的寒假,陈小希已经回家有大半个月了,想江辰想得厉害,他上了大学之后假期几乎都待在学校,总有这样那样的事可以忙。而陈小希是一放假就飞奔回家,妈妈说做了好吃的在等她回家,虽然每回都只有刚回家的头两天才可以得到皇帝般的待遇,但她也乐此不疲。

假期很好,除了想念。

昨晚陈小希打电话给江辰问什么时候回家,他说会等到快过年了才回来,陈小希哼哼唧唧撒娇说很想念,他也只是在电话那头笑,说没有你缠着我我日子过得很清静啊。

陈小希说你都不给我打电话,他说你自己说长途加漫游很浪费钱的。

陈小希说那你好歹晚上上网陪我聊聊天,他说学校断网了。

陈小希又说那你都不想我哦?他说还好。

挂上电话陈小希扁嘴委屈地碎碎念王八蛋呀,只是眼睛里闪烁的还是笑意。

厨房里洗菜的小希妈忍不住摇头微笑,傻孩子以为压低了声音就听不到了,也不想想老旧房的隔音哪能挡住他们青春跳跃的快乐。

晚上陈小希去倒垃圾的时候接露了江辰的电话,再打过去就一直没人接听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概是传说中玄之又玄的第六感,总之小希突然觉得似乎有种什么事情将要发生的恐慌,所以她拼命地回拨,直到最后听到一个女声说着“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这样的话。

陈小希手机握在胸口,安慰自己说,还好还好,不是一个女声说“你所拨打的电话已换女友”。可依然是心慌得坐立不安,又怕他出了什么事,又怕他跟别的女孩子出去。有时真觉得自己对江辰的喜欢,达到了令自己害怕的地步。

她在客厅来回踱步了有数十趟,最后因为阻碍到她妈看电视被扔了拖鞋。她躲进房间的时候手机响了,是一串陌生的号码,她心咯噔了一下,接了起来。

是一个柔柔的女声,问说,你好,你是江辰的女友吗?

是。

我喜欢江辰,我是学校模特队的队长,谁谁谁。

哦,队长你要吸收我进模特队吗?

……

跟你开玩笑的。

陈小希其实没有开玩笑的心情,只是突然来这么一着,脑袋短路了只好随口说话,说完之后反倒觉得自己很淡定,有正室的风范,还是个挺幽默的正室。

那个队长还说很多乱七八糟的话,总结出中心思想就是她认为自己比陈小希更爱江辰,更配江辰。

陈小希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心乱,最后胡乱挂了电话,想了很久之后照着原来的电话拨回去,说:队长,你说你比我漂亮,可是我没见过你,不然你给我发张照片过来?最好是素颜无PS的。

那边沉默了很久之后说你神经病吧?

陈小希说也不能这么说,我其实精神挺好的。你不给照片也没关系,队长您是名人,学校网站总能找到照片的,我会到学校论坛帖子表扬一下你的美貌,和你抢别人男友的爱好。

讲完咔一下把电话挂了,觉得真舒畅。虽然她其实做不出这样的事,但吓唬吓唬也算出口恶气。

电话才挂江辰的电话也来了,语气刚开始有点着急,“怎么了?”

“没事。”只是被你的崇拜者骚扰了一下。

“那你怎么把我电话打到都没电关机了?”

“你先打电话给我的。”小希还在想要怎么提刚刚那件事。

“你没接我就去打球了啊。”江辰说。

陈小希想起那个队长电话里就夹杂着啪啪的拍球声,觉得很不对劲的同时还觉得自己像福尔摩斯,于是用阴阳怪气的语调说:“刚刚啊,我们学校模特队队长打电话要我跟你分手。”

“谁?”江辰的语气显得很困惑,“我们学校还有模特队这样的团体?”

“你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陈小希有点不耐烦,“烦死了,老说我配不起你,你到底要配什么?仙女?”

电话那头的江辰似乎有点吓到,沉默了很久,其实话一出口陈小希也被自己吓到了,但是吵架嘛,自然是挑难听的话来讲。

“我不认识你说的什么模特队,我从来没说过你配不起我,你到底在生什么气?”回过神来后江辰这样说。

“那她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号码?”

“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知道你号码?江辰莫名其妙,“你乱留号码给别人,怪我啊?”

陈小希也莫名其妙:“我什么时候乱留号码给别人了?你还一天到晚勾引女孩子呢!”

“如果你要无理取闹的话,我没有时间陪你。”江辰也有些不耐烦。

“你一天到晚没有时间陪我,那你干嘛跟我谈恋爱,你忙去啊!”陈小希对着电话吼,“你去忙,你别来烦我!”

“谁烦谁。”轻轻一句话后电话就断了。

陈小希吼得正上瘾,却被他轻飘飘一句话给镇住了,听着嘟嘟嘟的忙音也不知道要放下电话。

自己想吵架的,却一句重话都受不了,何况他说的还是大实话,实在的确都是她在烦着他……

陈小希不是不委屈的,只是谁喜欢得多一点,谁就容易让步。于是陈小希回拨过去,没想到居然又是关机了。

陈小希真的是,恨死中国移动的关机提示音。

“搞什么?”江辰边骂边急忙去捞掉进一桶水里的手机。

手机在水里又响了一声,然后就是咕噜咕噜冒泡的声音了,捞在手里滋滋闪过一丝火花,然后彻底偃旗息鼓。

“嘿嘿,糟糕。”大师兄摸着头抱歉地笑,“谁搞了桶水放那里,我是问你要不要出去吃的,学校食堂今天关了。”

“手机借我一下。”江辰说。

“欠费停机了。”他说。

江辰不再说什么,只是拿着手机往外走。

“你要去哪里?”大师兄在身后问。

“修手机。”

“北门修手机的店关门了,现在寒假呀,人家回老家过年了。”大师兄又说。

江辰听到了但脚下完全没停,手机修不了那就买张电话卡,至少给陈小希回个电话,不然又该胡思乱想了。

没想到出了北门,发现买电话卡的那家店也关门回老家过年了,实在没办法只好钻进一家网吧买了一个小时给陈小希发邮件和Q短信说手机掉水里了,找我打到宿舍。犹豫了很久还是加了那句——我真的不认识什么模特。

他玩了半个来小时游戏也没等到陈小希上线,肚子饿就跑去觅食了。

吃完饭回宿舍见大师兄抱着宿舍电话在床上聊天,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说:“是啊,他不理我就出去了,饿死了你来请我吃饭吧。”

隐约听到电话里有故作豪爽的女声,江辰停下脚步,双手环在胸前看着他,他这才发现,笑容尴尬地僵住,“他回来了,你跟他说吧。”

说完把电话递给江辰,“我去吃饭了。”

江辰面无表情地接过电话,“喂。”

“喂,是我。”陈小希的声音显得可怜兮兮,“你手机怎么样了?”

“坏了。”

“能修不?”

“不知道,北门的店都关了。”

“哦。”

……

“你还在生气吗?”陈小希问。

“没有。”江辰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下。

“明明就有。”陈小希小声地嘀咕着,“好了,没别的事了,拜拜。”

江辰听着嘟嘟的忙音倒是愣了,本来拉着凳子坐下就是准备跟她在“你生气了?——没有。”这样的问题上打持久战的,她这一个突然把电话挂了,让他也就莫名其妙地怅然若失起来。

陈小希挂上电话对刚下班回家的爸爸傻笑:“爸,你回来了啊?”

“你给谁打电话?男的女的?你才大一……”接下来自然是一番早恋危害身心危害脑门危害眼神危害一切可以危害的器官的训话,虽然陈小希认为“早恋”是一个光荣的称号,并且自己的年纪实在不好意思号称早恋了,但是她还是很坚定地对爸爸表示了“是呀,如果我早恋的话,那就真的太不是人了”这样的话。这证明,小希同学是很孬的,同时也证明了她并不是很在意自己人类的身份。

第二天小希就被抓去外婆家小住,去得匆忙还忘了带手机,到了外婆家又不好意思用电话,老人家总是觉得长途电话收费是天价。小希想着算了,回去再跟江辰解释一下,反正他也老嫌她粘人,难得来一次就好好陪陪老人,于是每天陪着奶奶练气功、上菜市场、遛狗什么的,倒也难得悠闲,觉得这日子缓慢得好像一首古老悠长的歌。

倒是混了一个多星期外婆开始烦她了,说你这小朋友没事也不和男孩子出去耍耍,每天跟我老太婆混太没前途了。外婆会这么说是对面那家有个比小希大一岁的儿子,外婆号称从小看这娃长大,人品铿锵铿锵的好,就想乱点鸳鸯谱了。

小希被念多几次也觉得烦,而且外婆隔三岔五地让她去对面借葱借蒜借盐借油,为了避免继续这样下去人家会怀疑外婆家很穷或者爱贪小便宜或者有乞丐的潜质,陈小希只好强烈地要求要回家。

她是傍晚时分回到家的,行李一放就去找手机,手机几天没用电池已经耗尽,找半天又找不到充电器,气得在原地团团转,转完了才想到原来这世界上还有一种东西叫座机,于是飞奔去打电话到江辰宿舍,半天没人接,又赶上吃晚饭了,只好吃了晚饭再说。

吃完晚饭被妈妈缠着聊了半天的外婆,基本上连外婆夜里起来上几次厕所都报告了她才得以脱身,进了自己房间开手机,哗啦啦进来一堆信息,打开来看,最近的一条是十分钟前江辰发的,只有两个字和一个感叹号:下来!

陈小希边往外跑边看短信,上一条短信是江辰二十分钟前发的——我在你家楼下,下来。

小希心里念着死了死了,这么冷的天让江辰等了那么久,死定了死定了……

江辰靠着巷子的围墙玩手机,幽幽的蓝光照得他侧脸轮廓特别分明,像是用钢笔勾出的轮廓线。走近了还可以看到他的眉头微皱,颊边抿出一个深深的酒窝,他察觉到脚步声,侧眼迅速扫了她一眼,又垂下眼去看着手机屏幕。

陈小希停在离他有两个手臂长的位置就不动了,睁大眼无辜地看着他,不敢走过去呀……刚刚江辰那一眼哒哒地在陈小希脑海中打过八个字——“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僵持了几分钟,江辰把手机往裤兜里一塞,说:“你干脆别下来。”

陈小希小幅度地转了一下眼球,心想我哪敢啊……

“我去我奶奶家了,忘带手机了,我手机没电了,唉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你又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手机修好了?”陈小希想试图解释一下,又觉得前前后后的事情好像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说得清楚的。

江辰倒是知道她丢三落四的性格,虽然当时心里明白这家伙就算真生气也不会完全不跟他联系,但是还是莫名其妙就把学校的事情都解决了跑回家,这才从李阿姨嘴里知道这笨蛋被抓去外婆家了。

陈小希见江辰不说话,只好主动开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

其实回来好几天了,这两个字也不知道怎么就脱口而出了。

江辰看了她一眼,“你站那么远干嘛?”

陈小希螃蟹般横着挪了几步,和他并肩靠在墙上。其实只是两人正式交往也不过三个多月,还有着一点诡异的不知道可不可以称之为“暧昧”的氛围,分别了一个来月又给这氛围添了点不自在。

陈小希搓一搓手臂又挠了挠头,“好像有点冷哦。”

江辰低头看她,见她把头发挠得乱糟糟,忍不住伸手替她把垂在颊边的头发勾回耳后,“那回去?”

陈小希缩了一下脖子,觉得他指尖不小心划过的地方像是有一串电流滑过。

“有那么冷吗?”江辰明显误会了她缩脖子的动作,伸手揽过她的肩,“你穿得跟粽子似的怎么还冷?”

“哪里有像粽子。”陈小希抱怨着靠到江辰肩上,“呵呵。”

“傻笑什么?”

“没有,就好久不见了呀。”

“白痴。”

“呵呵。”

“还笑?”江辰偏头去看她,见她笑得眼睛都浮上了一层水汽,在黑暗中显得特别明亮。他忍不住也想笑,但又觉得傻,就推了一下她的头说,“不是说冷?回家吧。”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番外:他们的年少(八)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番外:他们的年少(八)

那是大一的寒假,陈小希已经回家有大半个月了,想江辰想得厉害,他上了大学之后假期几乎都待在学校,总有这样那样的事可以忙。而陈小希是一放假就飞奔回家,妈妈

一本好书推荐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好书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好书推荐 www.bcugd.com.cn,浙ICP备12009190号-1| |